<cite id="a8bye"></cite>
      <blockquote id="a8bye"><ruby id="a8bye"></ruby></blockquote>

      <big id="a8bye"><menuitem id="a8bye"></menuitem></big>
        <blockquote id="a8bye"></blockquote>
          1. 中國招標投標網已于2018年12月24日啟用域名 www.juje.tw,并對網站僅留下升級改版,如您對改版后的中國招標投標網有何意見或建議,可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熱門搜索: 工程 北京 華潤萬家 變壓器 環境 修繕 服務 改造

            瘦身政府集中采購 扶持小微民營企業

            2019-02-28 來源:《中國招標》周刊 打印此頁 加入收藏

            湖南省政協委員劉佐華訪談

              瘦身集中采購、擴大分散采購,從而扶持民營小微企業。代理機構多是小微民企,根據現有規定只可代理政府集中采購目錄外的分散采購項目。

            文/武文卿

              2019年1月25日,例行的湖南省兩會期間,湖南省政協委員、民建湖南省直綜合支部副主委、民建湖南省委理論研究委副主任劉佐華提交《關于大力扶持政府采購業的建議》稱:瘦身政府集中采購、擴大分散采購,以提振民營企業、尤其是扶持小微企業。代理機構多是小微民營企業,根據現有規定只可代理政府集中采購(簡稱集中采購)目錄外的分散采購項目。

              提案切中要害,劉佐華被媒體譽之為“湖南省政府集中采購目錄提案第一人”。《中國招標》周刊獨家專訪劉佐華先生,以期分享同仁,促進業界發展進步。

            微信圖片_20190228110744.jpg

              湖南政采行業的兩大問題

              【當前行業“代理機構過剩”和“集中采購飽和”兩大問題,導致分散采購相對減少……】

              《中國招標》:扶持小微企業,與湖南省政府采購有著怎樣的關系?

              劉 佐 華:代理機構基本上都是小微民營企業,小微民營企業又是不可或缺的采購實體,但根據現有規定,只可代理集中采購目錄外的分散采購項目。

              湖南省2018年省級政府采購預算約250.15億元,同比減少7.55%(2017年約270.58億元),其中分散采購額約141.1億元,占省級政府采購總規模的56.41%。行業目前主要有兩大問題:一是代理機構過剩,二是集中采購飽和。北京有435家代理機構,可代理眾多包括中央預算單位在內的采購業務;直轄市上海、重慶、天津分別有276家、99家和239家。

              機構過剩、集中采購飽和,分散采購相對減少。湖南省2019年省級集中采購目錄86項,內蒙古等15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少于或等同于湖南省,其中寧夏僅保留20項。

              更有甚者,湖南省在2017年基礎上未減還增加了書籍課本、人用疫苗、物業管理服務三個大項,新添了專用車輛、清潔衛生車輛、垃圾車、灑水車及街道清洗清掃車品目。其中疫苗、物業不屬于通用政府采購項目,有些品目在上海等16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及中央集中采購目錄中都未列入。集中采購入場交易業務飽和,項目集中期需臨時借用大量人力資源。

              劍指集中采購過剩

              【一為集中采購目錄“瘦身”,二對服務收費去“定價員”,三令采購業告別“入庫制”。】

              《中國招標》:怎樣解決行業的這些問題呢?

              劉 佐 華:本人以為辦法有三,一為集中采購目錄“瘦身”,二對服務收費去“定價員”,三令采購業告別“入庫制”。

              應不定期(不固定一年期)“瘦身”集中采購目錄,越是采購量大、關注度高的品目越應“踢出”,這應符合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建立集中采購機構競爭機制”決議的精神。

            微信圖片_20190228110749.jpg

              建議湖南省從2019年及以后的省級集中采購目錄刪除:貨物類車輛(A0203)、電氣設備(A0206)、專用設備(A03)、圖書和檔案(A05)、醫藥品(A11);工程類的裝修工程(B07)、修繕工程(B08);服務類的會議和展覽服務(C06)、物業管理服務(C1204)。

              一些采購單位將分散采購項目變為“隱形”集中采購項目,強行委托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實施,對此要令行禁止。

              《政府采購代理機構管理暫行辦法》(財庫[2018] 2號)明確代理費用可由成交供應商支付,供應商報價應當包含代理費用。問題在于采購單位在委托協議時代替供應商做主,充當“定價員”,要求代理機構打折競價,致使代理費收入大量流失及利潤空間壓縮。湖南省應出臺市場調節價辦法,規定招標采購代理費由代理機構與成交供應商在中標后,依據服務成本及政府指導價等商定。

              “放管服”改革深入推進,全面放開市場準入漸成常態。而湖南省許多市、州、區縣設置代理機構入庫壁壘,要求備案后方可從業。不少機關、高校特別是醫院、國企等,也慣用建庫方式比選極少數幾家甚至一家、服務一至三年期的代理機構,造成絕大多數庫外代理機構“望洋興嘆”。湖南省亟需發文,對代理機構入庫制一律說“不”(含非政府投資類公共招標采購項目)。

              省政協提案初衷

              【在“放管服”改革取得成果基礎上,推動湖南省政府采購業及相關的小微民營企業發展。】

              《中國招標》:今年省兩會期間拿出此提案的初衷是什么?

              劉 佐 華:湖南省繼2017年3月份頒布《湖南省政府采購項目評審勞務報酬管理辦法》后,在政府采購領域實行了一系列改革,政府采購工作可圈可點。本人只是把聽到的一些不協和的聲音、調研到的一些問題寫進提案,以期推動落實習近平總書記2018年11月1日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大力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壯大”的重要講話精神,落實同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建立集中采購機構競爭機制”的方案,使湖南省從頂層規劃與基層探索相結合,在政府采購“放管服”改革取得成果的基礎上“放大招”,進一步推動湖南省的政府采購業及相關的小微民營企業發展。

              湖南代理機構現狀

              【湖南省在線登記注冊的代理機構409家;以長沙為例,備案的2018—2020年代理機構就有232家,而其承擔的湖南省2018年省級分散采購預算額只有141.1億元。】

              《中國招標》:代理機構過剩到什么程度?

              劉 佐 華:湖南省政府采購代理機構(簡稱代理機構)目前在線登記409家,省外駐湘分支機構數十家,僅省會長沙市備案的就達232家。湖南省2018年省級政府采購預算約250.15億元,同比減少7.55%(2017年約270.58億元),其中分散采購額約141.1億元,占省級總規模的56.41%。

              自2014年8月31日取消財政部門政府采購代理機構資格認定行政許可后,代理機構只需擁有5名以上從業人員及基本硬件條件,便可進入代理業務市場。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湖南省行政區域內在線登記注冊的代理機構達409家且每周仍在增量(不含省外駐湘分支機構數十家)。以長沙為例,備案的2018—2020年代理機構就有232家,而其承擔的湖南省2018年省本級分散采購預算額只有141.1億元。

            微信圖片_20190228110752.jpg

              根據《國家計劃委員會招標代理服務收費管理暫行辦法》(計價格[2002]1980號)文件粗算,每家代理機構年代理額均約6100萬元,年代理服務費均約18—33萬元(按服務、工程、貨物類計算),月代理服務營收均約1—3萬元。

              不難看出,既有的分散采購規模與現有的代理機構數量顯然不成匹配,即使外加長沙市的分散采購業務翻倍累加,能分享的“蛋糕”也是“僧多粥少”。

              簡化集中采購大有可為

              【近兩年內已頒令未將疫苗、物業、教科書列入集中采購目錄的有16個省、直轄市、自治區,湖南省在省級政府集中采購目錄的簡化程度與開放力度方面有著廣闊的作為空間。】

              《中國招標》:集中采購飽和有什么具體表現呢?

              劉 佐 華:湖南省2019年省級集中采購目錄86項,內蒙古等15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少于或等于湖南省,其中寧夏僅保留20項;在2017年基礎上湖南省又增加書籍課本、人用疫苗、物業管理服務三個大項……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承擔集中采購業務和分散采購(公開招標項目)、機電國際招標等項目入場交易工作,職工較少、業務飽和,項目集中期需借調多人協助,且延長公告期排序開評標。

              從全國各省省級集中采購目錄品目總數分析,湖南省2019年共計86項,寧夏回族自治區20項、內蒙古自治區32項、海南省32項、陜西省33項、四川省34項、云南省36項、天津市38項、上海市47項、安徽省50項、浙江省60項、青海省63項、遼寧省66項、江蘇省70項、新疆維吾爾自治區76項、山西省86項,共計15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其中上海市等9個省、直轄市、自治區未超過50項,寧夏回族自治區僅保留20項;從全國各省省級集中采購品目內容分析,湖南省2018年、2019年集中采購目錄的品目有增無減(2019年僅刪除了空氣凈化設備一項)。相反,山西省2018—2019年將人用疫苗、獸用疫苗、救災應急包、免費教科書等品目納入了部門集中采購,同時明確可以委托代理機構代理采購,也可以由部門自行集中采購。

              其他近兩年內已頒令未將疫苗、物業、教科書列入集中采購目錄的省、直轄市、自治區,有上海市、江蘇省、山東省、陜西省、四川省、云南省、青海省、甘肅省、海南省、江西省、遼寧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蒙古自治區、廣西壯族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西藏自治區等。由此可見,湖南省對省本級政府集中采購目錄的簡化程度與開放力度方面有著廣闊的作為空間。

              集中采購改革的應有之義

              【政府采購體制內外格局的破局,應是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建立集中采購機構競爭機制”方案的題中應有之義。】

              《中國招標》:集中采購過剩是否也使人力資源成本上升?

              劉 佐 華:據調研,湖南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業務二部主管省級政府采購工作,在編人員11名,業務集中期需借調多人;擁有開標室16間、評標室30間,業務集中期需在公告期滿后延期開評標。

              近年來有采購單位和代理機構反映,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承擔分散采購(公開招標)入場交易業務,特別是集中采購項目較多、排序較久、人員較少,影響采購效率及采購單位、代理機構的積極性等。加之是非盈利地參照公務員管理事業單位,雖說免代理服務費,但其工作人員的待遇、社保及辦公成本等由國家財政固定支出。

              鑒于各級政府集中采購機構沒有競爭性,2018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審議“建立集中采購機構競爭機制”方案,使本人聯想到政府采購體制內外格局的破局,應是其題中的應有之義。

              服務收費去“定價員”

              【“定價員”問題的嚴重性在于采購單位在委托協議時代替供應商做主,致使代理費收入大量流失及利潤空間壓縮。】

              《中國招標》:提案中“對服務收費去‘定價員’”是什么概念?

              劉 佐 華:《政府采購代理機構管理暫行辦法》(財庫[2018] 2號)明確代理費用可由成交供應商支付,供應商報價應當包含代理費用。問題在于采購單位在委托協議時代替供應商做主,充當“定價員”,要求代理機構打折競價,致使代理費收入大量流失及利潤空間壓縮。

              2016年1月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第31號令廢止自2003年1月1日起施行工程、貨物、服務招標采購代理13年之久的《招標代理服務收費管理暫行辦法》(計價格[2002]1980號),這是轉變政府職能的重要里程碑。

            微信圖片_20190228110755.jpg

              2018年1月4日,財政部印發《政府采購代理機構管理暫行辦法》(財庫[2018]2號),明確代理費用可以由中標、成交供應商支付,也可由采購人支付。由中標、成交供應商支付的,供應商報價應當包含代理費用。要求代理機構與采購人對委托辦理采購事宜簽訂委托代理協議,明確代理費用收取方式及標準。

              湖南省本級政府采購代理業務都是由中標(成交)供應商支付代理服務費,當前采購人普遍未單獨列支代理服務費預算,政府采購項目資金屬財政撥款,代理服務費產生于項目前期,若由采購人付費則撥款往往還沒下來。國庫支付制度改革后,許多預算單位已沒有直接結算功能,故中標(成交)供應商代結代付是合理辦法,對采購人和代理機構均有積極意義,可簡化支付關系和支付環節。

              《中國招標》:“定價員”問題的嚴重性是什么?

              劉 佐 華:實際運行操作中的問題在于采購人扮演“定價員”,仍舊依據廢止的《招標代理服務收費管理暫行辦法》(計價格[2002]1980號),盡其最大締約能力與代理機構討價還價,造成代理機構仍然在過時10多年的收費標準中“體內循環”,并且礙于市場競爭博弈的屬性,代理機構只能壓縮利潤空間,致使代理費收入大量流失,政府定價變為政府指導價形同虛設。這無異于采購人完全取代中標(成交)供應商的作用,有違市場化服務性收費的原則,有悖于政府定價改為政府指導價的方針。

              與時俱進 做大政府采購

              【湖南省政府采購占財政支出和占GDP比重還有較大提升空間,進一步調控宏觀經濟,擴大政府采購總量,使呈逐年攀升趨勢。】

              《中國招標》:您怎樣看湖南政府采購業發展的宏觀態勢?

              劉 佐 華:一是政府采購總量有待提升。二是能分散采購的應盡量分散采購。三是小微代理企業亟待扶持。

              政府采購的主體是政府,是一個國家最大的單一消費者,購買力非常大。政府采購規模的擴大或縮小、采購結構如何變化,對社會經濟發展狀況、產業結構及公眾生活環境都有著十分明顯的影響,成為政府常用的活躍市場經濟、推進反腐倡廉、保護民族產業的手段之一。

              政府采購的實質是市場競爭機制與財政支出管理的有機結合,可以節約財政支出,提高采購資金的使用效益。有數據顯示,湖南省2018年省級政府采購規模同比下降7.55%,累計250.15 億元。

              湖南省政協委員、省審計廳副廳長陳慶林在2015年省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提交的《關于政府采購管理存在的問題及對策建議》就提出:“政府采購的規模和范圍仍需擴展”,政府采購占財政支出和GDP的比重還有較大提升空間,部分公共性購買資金仍游離于政府采購監管之外。希望進一步調控宏觀經濟,擴大政府采購總量,使之呈逐年攀升趨勢。

              大力扶持小微企業

              【湖南代理機構都是小微民企,亟待大力扶持,促其做大做強。】

              既然取消了政府采購代理機構資格認定的行政許可,放寬了代理機構準入門檻,就應擴大分散采購市場份額,特別是采購實踐中一些采購單位因規則避嫌,強行把分散采購項目變為“隱形”的集中采購項目,委托公共資源交易中心采購。對此應明令,能分散采購的應盡量分散采購,該代理機構代理的必須由代理機構代理。

              政府集中采購目錄及政府采購限額標準的劃分格局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社會的發展會不斷出現新的貨物、服務和工程類項目,特別是國家、省頒布有關規定或有政策調整,政府集中采購目錄(及政府采購限額標準)也要添加“新面孔”。

              對小微企業“扶持”而不是“支持”,是因為湖南代理機構有的單一專業從事政府采購代理業務,抑或勉強維持生存;有的開拓建設工程招標代理等業務,設法謀求更多出路;基本上都是小微民營企業,少有發展為中大型企業或規模化大集團,亟待大力扶持,促其做大做強。


            延伸閱讀
            十一选五前三技巧